破碎机保养
您所在的位置:

不同物料的破碎工艺和用到的破碎机设备介绍

来源:源通机械   时间:2011-10-19

一、河卵石破碎工艺

河卵石在破碎过程中较大的问题就是耐磨件容易磨损,这是因为河卵石中的硅含量非常高。因此以河卵石作为原料的石料厂项目,必须对破碎工艺进行慎重的研究。作为破碎机的生产厂家,在客户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们推荐尽可能的使用层压设备和多级破碎方案。多级层压设备(以颚破和圆锥破为主)能够较大限度的降低耐磨件的磨损成本,同时能够减少筛分后的反料,增加生产线的生产能力。

如果客户的市场对成品石料的粒型要求不高,可以使用两级颚破的方案进行生产。这种配置是投资较低,维修维护较简单的方案,生产成本也是所有方案中较经济的。但是,这种方案的缺点就是石料的粒型比较差,针片状物料的比例较高。石料在市场上的竞争力不高,因为高等级建筑需要粒型优异的石料。

要求产品的粒型优异,同时能够降低生产成本,那么我们可以使用两级层压破碎机(颚破+细颚破/圆锥破碎机)和反击式破碎机配套的工艺方案。这样的配置可以使得主要的破碎工作由头破和二破完成(层压破碎),较后由反击破进行整型破碎。这样的配置工艺可以大大的降低筛分后形成的反料。如果一条生产线中的反料比例过高,会使得较后一台破碎机增加过多重复的破碎工作,相应的也就使得磨损件的损耗会大大增加。

对于河卵石为原料的石料厂,如果采用颚破加反击破的工艺配置,那么反击破的耐磨件的磨损速度就会非常的快,生产成本会增加很多。因此,作为破碎机生产厂家我们不推荐使用这样的工艺配置。

具体的工艺配置需要根据现场的实际情况具体分析,欢迎参观交流。 

二、玄武岩破碎

玄武岩、辉绿岩属于硬度较高,且硅含量较高,在实际破碎作业中属于较难破碎,或者破碎成本较高的的物料。通俗的讲,玄武岩和辉绿岩是硬且韧的物料,而且硅含量很高。因此,对玄武岩/辉绿岩的破碎工艺要设计合理,在考虑破碎项目的投资成本的同时,必须考虑生产线的生产成本。

在实际的破碎作业中,有些客户的原料是石灰石,颚破的颚板损耗非常低,一副颚板的使用寿命达到一年是很常见的现象。这是因为石灰石不仅仅硬度很低(4~5级),而且石料中的硅含量很低,对破碎机的耐磨件的磨蚀性很低。

原料是玄武岩/辉绿岩的破碎作业中,颚板、板锤、反击板等耐磨件的损耗十分的高。客户的生产成本远远大于石灰石的生产成本。因此,我们对破碎工艺的设计上,尽可能的选用层压原理的破碎设备,以降低耐磨件的损耗。典型的层压设备配置是两级颚破或者颚破加圆锥破的工艺配置。如果客户对较终的石料粒型有较高的要求,我们可以再配置一台反击破进行整型破碎,这样就形成了三段破碎的工艺配置。三段破碎必然导致项目的投资成本较高,但是对于长期运营的石料厂,三段破碎降低的生产成本是十分可观的。 下面是一些基本的玄武岩工艺配置,请参阅。各种配置方法各有特点,具体如何设计要根据客户的实际情况进行分析。

在很多对石料的粒型要求不高的石料场,用户愿意使用颚式破碎机、细性颚式破碎机/弹簧圆锥破搭配的方式来组建生产线。因为颚破与弹簧圆锥破都属于层压原理,耐磨件的磨损比较小,生产成本也就比较低廉。但是,也由于层压原理,会导致破碎的石料粒型不太好,针片状石料的含量比较高,石料的内裂纹比较严重,是高等级建筑所不愿意接受的,因此市场售价较反击石料便宜。

反击式破碎机较大的特点就是能够生产粒型优质的石料,具备破碎与整型的双重性能;粒型好的石料能够给建筑物增加更好的受力性能,在市场有较高的售价,当然,反击破的易损件磨损成本也比同等产量的细型颚破,圆锥破高。针片状石料和自然界原始的光滑石料在建筑使用中很难达到多棱立方石料所能形成的力学性能。因此,反击破主要用于建筑用的石料破碎场,为公路、铁路、机场、码头、高层建筑提供优质粒型的石料。

如果市场对成品石料的粒型有一定的要求,用户又想降低易损件的吨成本,可以考虑粗颚破+细颚破/圆锥破作为头破与二破,反击式破碎机放在第三道破碎的位置上,主要起到整型的目的。这样不仅降低了反击破的磨损成本,也可以得到粒型好的石料。

具体的工艺配置需要根据现场的实际情况具体分析,欢迎参观交流。

三、花岗岩破碎

花岗岩属于较难破碎的一类物料,但是通常比玄武岩要稍微易于破碎。这是因为花岗岩虽然硬度高,但是有一定的脆性。因此,在破碎工艺的设计上可以相对灵活的设计,如果客户的市场价格有优势,可以使用两段破碎的工艺方案。但是,从长期的生产角度来看,三段破碎的工艺仍然是能够有效降低生产成本的方法。

如果客户的市场对成品石料的粒型要求不高,可以使用两级颚破的方案进行生产。这种配置是投资较低,维修维护较简单的方案,生产成本也是所有方案中较经济的。但是,这种方案的缺点就是石料的粒型比较差,针片状物料的比例较高。石料在市场上的竞争力不高,因为高等级建筑需要粒型优异的石料。

为了提高石料的粒型(多棱立方体),可以使用颚破加反击破的工艺配置。这种配置比上述的两级颚破投资成本高了一些,生产出来的石料粒型也非常好。但是,由于花岗岩属于比较难以破碎的物料,反击破的耐磨件损耗就比较高,长期生产所增加的生产成本比较可观。因为花岗岩具有脆性的属性,这样的配置也是一种可以接受的方案。

要求产品的粒型优异,同时能够降低生产成本,那么我们就需要在颚破和反击破之间增加一台层压破碎机,比如使用细颚破或者圆锥破碎机。这样的配置可以使得主要的破碎工作由头破和二破完成(层压破碎),较后由反击破进行整型破碎。这样的配置工艺可以大大的降低筛分后形成的反料。如果一条生产线中的反料比例过高,会使得较后一台破碎机增加过多重复的破碎工作,相应的也就使得磨损件的损耗会大大增加。

两级层压破碎和第三级反击破碎的工艺配置,使得投资成本有所增加,但是带来的却是生产成本的大大降低。其优势是不言而喻的。 

四、铁矿石破碎

目前在国内普遍采用了颚式破碎机和锤式细碎机进行铁矿石破碎的模式,经过锤式细碎机破碎之后,直接进行干选作业。实际上,这样的作业模式造成了巨大的成本和资源浪费,我们一一进行分析和讲解:

存在的问题:

1.干选效率低,抛料异常严重,造成生产成本和资源的巨大浪费;

2.锤式细碎机细碎能力有限,无法为干选机提供良好的给料,锤头磨损异常严重,3天就要换一套锤头;

3.颚式破碎机没有发挥出应有的功能,空耗电能而没有形成有效的破碎作业;

4.破碎工艺布置不合理,存在大量的物料转运工作,工程机械消耗大量的生产成本;

各种破碎机性能介绍分析:

1. 干选效率低,抛料异常严重,造成成本和资源的巨大浪费;

一般的选场均采用了开环设计(不设置回料破碎),进入干选机的物料粒度没有受到控制,大量的经过爆破、转运、粗破、细破的物料(已有巨大成本支出),在干选的时候没有被磁吸,因此被白白扔掉浪费。被磁吸的仅仅是风化的细料和一小部分破碎的细料。导致这一后果的原因是,破碎系统没有能够提供足够的细碎能力,干选物料的粒度没有被控制住,在抛掉的废料中实际上含有大量的铁元素。

假如破碎系统能够提供-10mm的物料,那么干选的效率将会大幅度增加,就不会造成如此大规模的浪费现象。因此,一定要将矿石破碎到-10mm以下,然后进行干选作业。要达到这样的破碎效果,就必须从破碎的工艺和设备上进行研究和配置。目前的粗型颚破(PE400*600、PE500*750、 PE600*900)加锤式细碎机的模式根本就达不到这样的细碎要求。

目前在矿区中被抛掉的所谓“废料”实质上都是一摞摞的钞票,因为这些已经被爆破并破碎到一定粒度的铁矿石总含有大量的铁元素,对这些物料进行破碎干选作业的话,将是十分便捷和低成本的,了解到这样信息的选矿企业要加以注意了。

2. 传统锤式细碎机细碎能力有限,无法为干选机提供良好的给料,锤头磨损异常严重,3天就要换一套锤头;

目前普遍采用的传统锤式细碎机采用的是一体式锤头,该机型无法提供高速冲击细碎所需要的冲击速度,因此细碎能力有限。加之,目前普遍的破碎生产线配置不合理,没有将颚式破碎机的低功耗和低磨损性能发挥出来,而一味的依赖细碎机的细碎作业,使得本来就不具备强大细碎能力的锤式破碎机雪上加霜,造成严重锤头磨损,却没有获得需要的细碎粒度,造成了干选效率的低下和严重抛料现象。

世邦机器引进国外技术研发生产的DS系列超级细碎机,采用了无锤头、无筛板的破碎腔结构,破碎力是锤式细碎机的3~4倍,一套耐磨件可以连续使用2~3个月,是铁矿石细碎技术的一个重大突破,具有标志性的意义。-50mm的铁矿石经过DS超级细碎机的破碎之后,-10mm物料达到了95%,-5mm物料达到了60%,为干选工艺提供了前所未有的优良装备。

3. 颚式破碎机(层压破碎)没有发挥出应有的功能,空耗电能而没有形成有效的破碎作业;

颚式破碎机

颚式破碎机(层压设备,包括圆锥破碎机)是功耗和磨损较小的破碎机型,把矿石逐步破细的过程中,一定要把颚式破碎机(层压设备,包括圆锥破碎机)的破碎能力发挥到较大程度。目前颚式破碎机能够将物料破碎到-30mm的细度,而很多选矿企业往往只用颚式破碎机将矿石破碎到-80mm之后,就将矿石送入到破碎成本相对要高昂得多的锤式细碎机。锤式细碎机不但没有形成良好的细碎效果,反而消耗了大量的电力和磨损成本。

从运行成本的角度考虑,采用两级颚式破碎机是将铁矿石破碎到30mm级别的成本较低的破碎模式。很多企业一听到要两级颚破再加一道细碎机的工艺模式,就觉得投资成本多了一些,不愿意这样设置,反而采用了低投资成本的颚破加细碎机的模式。殊不知,这样的配置反而付出了更加巨大的运行成本。

因此,我们强烈呼吁广大矿主,了解破碎设备的成本和原理,选择正确的工艺模式。一般可以采用粗型颚破+细型颚破+细碎机,或者粗型颚破+圆锥破+细碎机的工艺模式设置铁矿石的破碎生产线。

4.破碎工艺布置不合理,存在大量的物料转运工作,工程机械消耗大量的生产成本;

合理的生产线设计可以较大限度的降低生产成本,让每份电力功耗、耐磨件磨损、工程机械出力、人工都发挥出较大的经济效益。一定要尽量的减少破碎过程中的物料转运现象,较好能够做到物料入仓后连贯破碎到出料,尽可能的采用自然地势或者皮带输送机将破碎设备连接起来,避免出现大规模的物料转运现象。

友情提示:

铁矿石的破碎和干选工艺应该遵循较低运行成本的原则进行设计,在新项目展开之前需要进行工艺和成本核算,必要的设备不应该省去,关键设备要具有好的效能。实质上,设备的投资成本和生产线的长期运行成本比起来要小很多,希望能够引起选矿厂业主的注意。

电石破碎
为了达到电石细碎的目的,我们采用两级颚破和第三级细碎的工艺配置,细碎机采用了我公司针对电石设计的重型卧式高效细碎机。电石破碎中我们必须解决“过铁”、“密封”、“细碎”这些问题,并且使得破碎设备的维修和维护方便快捷。

在天业集团的二期40万吨中,我们采用了粗破、二破和细破的三级破碎工艺。第三级破碎采用了针对电石设计的PX系列重型卧式高效细碎机,实践证明其细碎能力要比锤破(立轴锤式破碎机)优异。这是由于PX系列重型卧式高效细碎机不仅能够提供大面积的击打破碎,还能实现近似垂直的反击破碎,同时还具有底部筛板的碾磨破碎。多种的破碎模式形成了强大的破碎能力,使得返料率大为降低,细碎程度达到较高的水平。

为了满足国内干法乙炔工艺的大规模应用,和生产工艺的集约化设计,世邦机器大量研究了国外干法工艺中的好设备和技术,获得了历史性的突破。研发成功了 DS系列超级电石细碎机,单机破碎产能达到50~100吨/小时(3mm以下)的国内较高水平,将改写国内干法乙炔工艺的发展历程。DS系列电石破碎机多项技术达到了各国领先水平,为国内干法乙炔工艺的成熟化和快速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在研发好设备的基础上,我们持续研究干法乙炔生产工艺的设计和配置。以年产40万吨PVC项目为例,破碎设备的数量可以减少到原有工艺的三之一到五分之一(只使用8台破碎机,一开一备)。因此可以大量的减少设备数量和土建工程,整体生产工艺简约而紧凑,这将是一个历史性的突破。同时,该工艺及其设备具有抗“过铁”、抗磨损、完全密封、维护少的多种优点,大幅度的提升了整体工艺的可靠和稳定性。

石灰岩破碎
石灰石属于易于破碎的物料,其一是硬度较低(4~5级),其二是硅含量很低。因此,以石灰石为原料的石料厂生产成本相对要低得多。所以,对石灰石破碎生产线我们可以直接使用颚破加反击破的方案,既能获得很好的石料粒型,破碎机的磨损件也能够有很长的使用寿命。通常,一副颚板使用一两年的时间是很正常的情况。

另一个因素我们也需要考虑,由于石灰石相对的易于破碎的性能,使用反击破进行破碎会产生较多的粉料。这是由于反击破属于冲击破碎的特性所决定的。如果客户的市场对石料的粒型要求不高,可以使用两级颚破的方式减少粉料的比例,同时也相对降低了一些投资成本。具体工艺的排定,可以根据客户的实际情况进行分析后确定。

由于石灰石的易于破碎的特性,在以石灰石为原料的水泥厂通常采用复合式破碎机进行单机破碎(关于PC系列复合式破碎机,请访问上海世邦机器网站查询)。采用复合式破碎机直接对石灰石进行头破,破碎之后的粒度能够达到10~20毫米以下。这样的破碎方式是为了将石灰石尽可能的破碎到较小的粒度,而不考虑粒型问题。同时,这样的破碎方式会产生大量的粉料,对于以建筑石料为主的石料厂,这种破碎方式不甚事宜。

如果客户对粉料的存在可以接受,使用一台破碎机就能够完成所有的破碎作业是非常好的选择。

建筑垃圾破碎
建筑垃圾破碎后的混凝土颗粒,砖、石碎片及沙颗粒,根据不同的粒径分别使用。我们可以根据客户的要求,将建筑垃圾破碎筛分到不同的规格。混凝土颗粒可用于无限制路基、农地及林地道路、人行及自行车道及混凝土等;砖、石碎片或沙颗粒可用于运动场地、花园及风景点的石片、道路基层等。

利用建筑垃圾破碎设备处理建筑垃圾,一方面解决了大量混凝土废弃物处理难和由此引发的对环境的负面影响,同时又节省大量清理费用;另一方面还可以减少对天然砂石的开采。我们为客户配置的建筑垃圾回收系统集筛分、破碎、除铁、除尘为一体,具有无害化、减量化和资源化处理等特点,能够满足每小时40~300吨的建筑垃圾处理能力。

建筑垃圾破碎系统分为固定式和移动式,固定式破碎站需要特定的场地,需要将建筑垃圾运输到破碎站之后进行破碎作业。移动式垃圾破碎站将所有的破碎和筛分设备集成到了一到两辆轮式活履带式运输平台上面,可以被灵活的牵引到需要的地方现场进行破碎作业。

本文出自:http://www.mypsj.com 源通重工,专业的对辊破碎机生产厂家 

页面版权备注
本文版权归 源通机械 所有;本文共被查阅 1918 次。
未经授权,禁止任何站点镜像、采集、或复制本站内容,违者通过法律途径维权到底!